高荣昌先生墨海飘香六十余载与佛教,曾坚持写药匣子上的药名三十年

  说起被称为承德市“写药专用户”的那段日子,高老说那是一笔财富,虽然从事着不起眼的工作,甚至自己写过的药名都记不起来了,但正是药匣子上的字体风格成就了今天被书法界熟知的“瘦金老人”。

图片 1

  而在高老的书法艺术道路上,他也曾有过困惑,甚至动过想放弃的念头,“刚退休的那两年,尽管写书法写了这么多年,但是跟好多人相比,似乎没有什么成绩可言,那一阵子,无所事事,整天打麻将,感觉整个人都要荒废了,后来经过朋友的不断劝说,还是坚持下来了。”当谈及这一段的经历时,著名诗人、作家白德成道出了其中的根源——高老的书法创作已经进入骨髓,成为其割舍不掉的爱。

图片 2

  从小学一年级的第一节书法课开始,他就对其着了迷,字里行间如行云流水般的魅力吸引着他,除此之外,因父亲对书法有一定的研究,家庭环境的影响,让他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在以后的工作中,虽然所从事的行业与书法无关,但在其单位他都因写的一手好字在单位赫赫有名。

图片 3

图片 4

熟悉书法家高荣昌先生的人,都特别赞叹先生为人若馨竹,有骨有节;书法成就若真水,馥香韵久。先生风骨高俊,数十年以来,厚爱康熙帝的避暑山庄碑文中的一句话,并始终为座右铭:“玩芝兰则爱德行,睹松竹则思贞操,临清流则贱贪秽,览蔓草则贵廉洁”诗句。

  在上世纪60年代,工人是一个比较受“追捧”的职业,挣来的工资足以养活一家老小,而高荣昌一家老小都需要他来挣钱养家的现状,让他被迫从一名代课教师转为工人,高荣昌来到了地区农机修道厂,“在厂子我的身份是工人,但业余时间我还有另一个身份——工厂宣传员,领导知道我的字写得好,就把搞好黑板报的任务交给我了,8米长的黑板报,一写就得用上两三个小时,不用打格,一气呵成,平均每个星期都一块,这项业余工作一坚持就是十八年,从未间断。”谈及在厂子写黑板报的日子,高老的思绪似乎回到了那个时候,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段经历是自己书法艺术人生中的宝贵财富。


  由于高老精于学习瘦金体书法艺术,人送雅号“瘦金老人”,当有人问其中的缘何得其名时,高老欣喜之余淡然地说:“在书法创作的艺术殿堂内,我们都是后学者,更不能倚老卖老,我之所以喜欢别人称呼的‘瘦金老人’,主要在于时刻提醒我珍惜宝贵的时间,努力研习瘦金书体,不能荒废掉了。”

图片 5

  1984年,高荣昌被调至市医药公司工作,在原来的单位就是写字好出了名的,到新的单位,领导自然对他的这个特长一清二楚,更不会让他的这个特长无用武之地,“刚到新单位,领导就指派我给承德市各大药店写药名,人参、山药、白术……虽然不清楚每一种药的功效,但用油漆写在药匣子上,必须得一气呵成,容不得马虎,从那会开始到现在,承德市规模较大的药店里,所有药匣子上的药名几乎都是我写的。”因为经常给药店写药名,渐渐熟悉高荣昌的人都戏称他为“写药专用户”。

书法的艺术,也是修心的艺术,这与佛教、道教、儒学有着很深厚的渊源。长期以来,先生心无旁鹜,笔耕不辍,在人生和艺术的双重积淀下,先后研习了启功先生的“启体”、颜体、
何绍基的书法体例,最近几年专攻于瘦金体,并在瘦金体上取得了大成就。先生以《心经》
《金刚经》等佛教经典及道教经典《道德经》等为艺术创作的蓝本,凝合了六十多年书海感受和对人生、
社会的理解。先生常告诫弟子和后学:“要身有雅趣,心无旁念。对于书帖碑刻要以心洞见,才能识之、
临之 、书之”。

  潜心研究书法艺术
人送雅号“瘦金老人”

 

  执着,着迷。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那会,妻子下岗,家里就我一个人挣钱,两个孩子上学还是一笔不小的开始,说心里话,那时候真难啊。”话到嘴边,回忆起当年的点点滴滴,如今67岁的高老依然有些酸楚。

图片 6

  与书法结缘
墨海飘香六十载

图片 7

  高荣昌六十载的书法艺术人生可以用这两个词来形容。

图片 8

  说起给药店写药名,高老也有难言之言,甚至遭到不少人的非议,认为他写了一手好字,有些大材小用了,面对各种猜忌和误解,只有高老自己心里清楚,除了生活所迫帮药店写药名贴补家用外,这更是对自己的一种磨砺。

图片 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