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田阳一郎,仓田阳一郎访谈

采访人:赵力
孙国胜被采访人:日本亲和(Shinwa)艺术拍卖株式会社社长仓田阳一郎
采访时间:9月5日 采访地点:北京昆仑饭店 文字编写:胡兆才
奥运过后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开始经历自从它诞生之后的第一次风波。面对中国国际地位的上升,还有当前全球范围的经济大动荡,整个亚洲的艺术市场将会何去何从?种种不安的言论与疑问相继出现。中国这头东方醒狮,面对当前的风波显得从容而镇定,她如今正在成为众望所归的雪中之炭。全球的艺术精英同样将目光投向了这里。
日本积极介入亚洲市场 艺财:请社长先生介绍一下公司的情况和特点。
仓田:在日本所有的拍卖公司里面,我们的历史是最悠久的。另外,我们的公司也是在大阪的上市公司,之前我们主要是拍卖日本的现代美术。为了培养当代艺术的市场,从两年前我们开始经营当代美术的拍卖。我们公司虽然现在以当代艺术为主,但是在此之前经营的领域非常多,有日本的现代美术,还有西洋美术,还有西洋古董,珠宝、手表、葡萄酒,每年有三十场拍卖会。
为了将日本的当代艺术推向国际,我们计划首先开拓面向亚洲的市场。去年夏天我们在首尔举办拍卖节,第一次在韩国开拓了我们的市场空间,我们也参加了今年八月底在台北举行的台北艺术节,今年11月份我们准备在澳门举办日本和韩国联合的拍卖会。
艺财:你们是如何区分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的?
仓田:日本二十世纪画坛既有日本画,也有日本的西洋画,以此为中心,逐渐经营起的市场。这些作品主要是二十世纪日本人画的日本画和日本的西洋画,日语叫近代美术,汉语是现代美术。日本现代艺术主要以国内市场为中心。当代美术,是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这些艺术家不拘泥于日本传统的美术画法,然后在世界各国也有市场,这种美术就称为当代艺术。
艺财:你刚刚提到的,与首尔、保利的签约合作等等,对于这些拓展是怎么考虑的?目的是什么?
仓田:首先中国的当代艺术在短时间内就已经国际化并且做得非常好,但是日本的当代艺术却没有什么起色。所以我们想通过拍卖将日本的当代艺术介绍给世界。日本艺术作品有独特的思想和特色,将会带给亚洲和世界藏家心灵的震撼,但是现在却未得到国际的认知。所以我们想通过拍卖与韩国或者将来比将成为文化中心的中国合作,立足于亚洲,然后走向世界。另外由于日本现在经济不景气同时对中国当代艺术也不太了解,日本藏家对于高价的中国艺术品还不会去够买。我们想通过这样的合作来互相介绍双方的艺术作品给本国的收藏家。
艺财:刚刚你提到的在一个地方、同多个国家的拍卖公司一起来做拍卖周,这种有别于简单的资源整合的商业合作模式,公司是怎么考虑的?
仓田:以前把日本的艺术作品拿到保利或者首尔拍卖,或者首尔、保利拿艺术品到日本拍卖,都是单独的市场行为。但是这次在亚洲举办的拍卖节是不一样的。日本、中国、韩国、印度尼西亚的拍卖公司都集中到一起进行拍卖,每个拍卖公司都有自己的客户、艺术作品,同时各方的收藏家也聚集到一起,这样就可以同时收藏其他国家的艺术品,这是一个很大的尝试。
艺财:中国的当代艺术在日本有没有市场?有没有日本的藏家来购买中国的当代艺术?或者日本拍卖行有多少家会征集中国的当代艺术品?
仓田:现在很难有机会介入进来。像方力钧、张晓刚,他们在日本的展览机会很少。去年一个上海的艺术家在我们下属的画廊举办个展,我们才有机会和他联系起来。北京的艺术家还没有到日本来做展览,所以我们就没有机会介入。

专访亲和拍卖株式会社社长仓田阳一郎

编辑:admin

21世纪,北京可能会产生很多艺术家的流派,这些艺术家可能来自世界各地。北京也正在成为世界艺术品的中心,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只有到中国来才会响誉世界,如果在将来出现真正的世界级艺术家,我想肯定是出自中国。

采访人:尧小锋

翻译:董振华

采访时间:1月31日

采访地点:日本东京银座仓田阳一郎办公室

文字整理:吴国才

记者:亲 和拍卖为什么选择北京匡时作为自己的合作伙伴?

仓田阳一郎:我公司到今年已有二十年的历史了,我们追求的标准就是在公平、公正的市场下讲究信用。在选择中国伙伴时,通过以往业务交往的过程中发现,董国强以及他的公司办事非常认真,而且他本人也很诚实,在很多方面和我们的追求是一致的,所以我们这次业务合作选择了北京匡时公司。另外,从私人的交往方面来讲,董总是一个值得信赖和尊敬的人,在开拓亚洲市场时,他是我们最合适的人选。另外,我公司在此之前没有接触过古董拍卖,在交往的过程中,了解到匡时在古董拍卖方面有很多专业知识和经验,这也是我们选择和匡时合作的一个重要原因。

记者:能否透露一下合作的具体内容?

仓田阳一郎:这次合作的责任分担非常清楚,在共同追求公司的发展方向方面也是非常一致的。我们曾接到很多日本客户电话,委托我们来拍卖中国的古董,当时我们没有这方面的专家来鉴定。自从认识北京匡时之后,我们想在征集方面由自己负责,拍卖方面由北京匡时负责。在此之前,北京匡时拍卖的古董和书画大概有20\新普京娱乐 ,%的作品是从日本征集过去的,通过这样的合作可以为日本的藏家提供机会。

记者:这次和北京匡时合作对亲和拍卖未来的发展有什么重大意义?

仓田阳一郎:如果将来日本的公司要想更好地生存和发展,都离不开中国。日本的艺术品市场已经成型了,差不多饱和了,要想再发展,必须依靠中国。另外,日本公司的经营模式也可以作为中国公司发展的一个参考。21世纪,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中肯定是以中国为中心,日本作为一个配角在其中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现在,我们合作是将在日本的中国艺术品拿回中国拍卖,而且我们还可以把日本的艺术介绍到中国去。

记者:这场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对公司业绩有什么影响?公司会采取什么方法来应对?

仓田阳一郎:这场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对公司的打击可能比日本自己的经济危机对我们的打击更严重。

因为我们公司拍卖的都是像奢侈品一样的高档商品,在人们有钱的时候可能去买,没钱的时候可能都不去买。从去年九月份开始,我们感觉到这种影响非常明显,是在此之前没有经历过的大萎缩。现在这种情况还在持续,对艺术品市场的影响何时结束,现在还看不到底。日本的泡沫经济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92年、98年的经济危机对我们影响很大,但是这次金融危机比以往任何一次对艺术品市场的打击都要大。

我公司上市已经四年了,经历了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的各个阶段,也积累了一些应对金融危机的经验。目前我们的财政状况非常的健全,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开辟了亚洲专场。

记者:亲和拍卖有什么主打的特色?

仓田阳一郎:我们是日本唯一的一家艺术品上市的拍卖公司,因为是上市公司,公司的结构和信息都是公开的,那就可能有日本的拍卖模仿我们进行操作,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借鉴方法。

我们比较占优势的是20世纪的日本的近代美术、西洋美术,还有20世纪日本的陶艺。我们保证拍品的真实性,很多拍品是经过艺术家本人或他们家族鉴定的,这样的拍品占了每场的60\%至70\%。六年前,我们又开辟了珠宝和名表专场,接下来又开辟了西洋美术、钱币、葡萄酒专场,三年前我们又增加了当代艺术专场。在经营方式上,我们公司在未来不会有大的变化,我们理想的经营模式是希望经营亚洲的艺术拍卖。

记者:2009年公司有哪些规划和中国有关的有哪些业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